位置 :  主页 > 全球资讯 > 国际资讯 >
联系电话:01085756560

樊纲:从国家以及宏观经济层面看待金融风险防控

文章作者:樊纲





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在上海举办的首届防范金融风险高峰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樊纲以“如何从国家以及宏观经济层面看待金融风险防控”为题,从宏观层面解析了金融风险防控的意义和影响。他表示,中国经济仍可以稳健增长。


樊纲指出三大金融风险,一是政府监管风险,二是中央政府的金融风险,第三是国企的风险。清理过剩产能也有如何兼并重组企业的过程,使得各行各业有更好的发展。金融风险值得我们认真对待,使得经济发展质量、效率更高。

以下为文字实录(未经本人审定):
大家下午好。中国金融风险究竟在什么地方,有什么风险值得我们去关注,今天我从宏观的角度来谈一谈一般性的问题。

中国金融风险是个大事,中国的债务风险等等是很严重的问题。但是反过来也不要夸大,不至于就面临着金融危机。外面很多人在说,中国的债务有多少,中国的债务率现在是265%。265%不是很高,西班牙300%多,日本是465%。我们不是很高。我们还有一些特殊的经济具体结构,这和其他国家还不太一样,我们有点像日本,日本的债务率中260%是政府债务。它的企业债务比我们低一点,我们的企业债务165%,日本大概140%,日本的政府债务比我们高很多。待会我要讲一个政府债务问题,这么高为什么不出事?不闹金融危机?美国、欧洲都比日本低很多。日本的理由是:债务都是我们日本自己买的,是自己欠自己的,是政府欠我们日本人的。

我们中国也是这样,不欠外面的。对外面有很大的债权,有3万亿的官方外汇储备。日本人说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因此也是不出事的原因。日本的储蓄率现在不到30%,我们2016年是44%,我们曾经最高的时候52%,日本在高增长阶段有一两年时间超过40%,所以我们的储蓄率比他们还高,中国人自己储蓄的钱,借给了企业、政府。
我们和日本有点不一样,我们要严肃地对待中国经济的问题,但是也不要夸大。这些风险还是可控的,整个经济还是相对不会因为这样闹成金融危机。在谈金融风险之前,还是先重新定义一下,建立我们的信心吧,认真地面对、处理这些事情,我们的经济还可以持续稳定地增长。
要讲到各种风险了,讲各种风险之前,我先说第一种风险:政府监管风险,或者说政府不监管风险。过去七八年时间,很多风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有点金融知识的人都可以看到:比如P2P的事情,P2P各国都有经验、都有做法,但得认证自己是金融机构,提供一些资质,这样才可以做P2P的业务。
“庞氏骗局”,超市门口挂着给15%的回报率,骗大爷大妈的事情,是明显的“庞氏骗局”。为什么那么多金融危机,迟迟不监管。金融市场监管有些基本问题是可以控制的。为什么迟迟不监管,非得到中央开会,提出要控制金融风险,然后突击监管。这种被动导致市场的风险更高。
首先要说的第一点是,监管风险的部门风险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我们积累很多问题,很多事情是可以解决、防范的。
第二,政府的金融风险。中央政府的金融风险确实很低。金融危机之前,中央政府的债务率只有16%,2009年搞了刺激政策之后,当时刺激政策4万亿,4万亿还是两年的支出,真正的大头一年增加了6万亿的地方融资平台,一下子放了。以前为什么不放?1993年就是限制地方政府的欠债问题。后来都是政府债务,加上国企债务。后来从1993年到2008年,15年间地方融资平台也有,但是一共1万亿的累积存量,1万亿贷款。2009年一年从1万亿涨到7万亿。一下子放开了。这几年说要管,力度都不够,还继续在恶化。新一轮的平台是私人企业担保借钱。实际上我们说企业债务比较高,企业债务占GDP比重160%多,这里面企业贷款大部分是地方融资平台,给地方政府贷款,由地方政府担保。也属于地方政府风险。
我们现在说政府融资风险和企业融资风险的时候,很大一块是这一块的金融行为,这一块要认真防范。中央地区借的钱从来没有想还过,这些是长期项目,用金融债务的办法去做这种长期的项目本身就有问题。5年的债,5年的项目还没建完。我们的短期贷款没办法再支撑。这意味着你要去化解风险其实有很多办法。首先要控制,对政府的行为怎么控制,有时候还没法去控制,看地方能不能发债。享受中央政府最好的还债信誉,不想中央政府管的事情,通货膨胀、金融危机等等。
第三方面,国企的风险。国企的债务率确实比较高,僵尸企业很多是国企,国企清理起来特别难,包括就业问题,债务率又比较高,国企的债务率68%,民企55%。所以要高度重视国企的问题。
第四方面,民企也有风险。我想大家也应该认真地思考一下,我们需要大力发展民企,需要给中小企业提供融资的渠道,降低他们的金融成本。
但是过去这些年经济过热,产能过剩的一个重要原因:各行各业产生了太多的企业。仍然是好产业,但是要想几千家企业都能够活得很好,永远活下去,这不现实。市场经济优胜劣汰,就需要不断地重组,不断地兼并重组过程,包括淘汰的过程。
我们在过去经济过热时候,不仅仅是国企在扩张、民企也在扩张。产能过剩之后就是企业了。产能过剩后面是债务,企业的债务。因此确实有各行各业清理过剩产能,任由各行各业怎么兼并重组,使产业的集中度、数目减少,规模扩大,效益提高的过程。大家都在撑着,都不动。金融风险就要提前了。
很多行业、企业你得努力去被兼并,可能就解决了你的问题。你要好的,去兼并别人,处于弱势地位的话,就需要被兼并。产业重组的过程当中,让各行各业得到更好的发展。
中国确实有很多金融风险,也值得我们去认真对待。需要我们在每一个环节上,对待不同的产业,不同的企业,不同的行业,要认真地去处理、化解不同的金融风险。这样可以使得我们整个经济的质量能够更高,效率也更高。

今天要通过金融科技来处理风险,这样的举措非常重要。做金融业,还是各行各业,首先不是怎么盈利,首先是防范风险,防范金融风险以后才可以盈利、发展。一切都好,一个风险可能就把你搞垮,不仅是对于企业来讲,对于国家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在这儿我也祝愿金融机构、各行各业的企业都能够高度重视这一块,同时有更好的发展。